明家,发明橡胶硫化处理法(183

时间:2019-09-21 作者:admin 热度:
 
  “追踪的警车,请尽快告知你的方位。”无线电发出嘎嘎的噪声。 
  “子弹进了这里。”雷切尔说着指了指胸部的一边。“他的脸没有被毁坏。我想你夫人最好现在去看他,不要等待以后再去辨认。医院的环境比停尸房要好些,你说是吗?”这些话一从嘴巴里出来,她就想把它们吞回去。医院是人们接纳病人的地方。停尸房绝对只收死者。自己心爱的人已经死去了一段时间,没有谁会立刻承受得了这样的现实。 
  “总有第一次。”特雷西说着,盘腿坐下开始给弟弟读故事。 
  “走,去站在警车旁边。”拉特索说着,朝停靠在路边上的警车歪了歪脑袋。 
  “走开,笨蛋。”卡里边说边把他的手从窗前推开,迅速驾车向前。 
  “足够了。”格兰特说着便拉住了汤森的手臂。“你不想杀了这个混蛋吧。” 
  “足球运动员,对吗?”阿特沃特说着坐进了一张皮椅里。“是不是某种校际间的对抗,结果最后的局面不可收拾了?就我的理解,参与闹事的孩子们不是锡米谷球队的就是橡树林队的成员。锡米谷赢得了州的冠军。” 
  “昨天我给她打了电话。”雷切尔说。“她很晚才到这儿。我想她睡在我的床上今天早晨就不会受到你和乔的打扰。” 
  “昨天夜里,你什么时候到家的?”特雷西问,她从下巴上掐了一个粉刺,“我一直等到半夜。” 
  “昨天夜里我在希拉家的时候。”她告诉了他。“今天早晨有个人在警局遭到了枪击,这人就是夜里袭击我母亲的那个人。警察认为是我母亲干的。我告诉他们我母亲不可能于这事因为我和她一起在家。”她转过脸,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你必须做的就是告诉警察你是7点之前送我到家的。” 
  “昨晚发生的事暂且搁在一边。”阿特沃特说。“我们怎样来证明这些警官是故意不来救援呢?不管怎么样,那不构成犯罪。那是个纪律问题。” 
  “坐下。”雷切尔说着,坐到床边上并拍了拍身边的那块空地方。自从格兰特和希尔蒙特的事发生以后,她就感到极度的痛苦。要是她放弃这幢房子,搬到蚣寓里去住的话,她肯定她们还是可以凑合着过下去,哪怕她丢了警察局的工作并且不得不到别另找活干。但是特雷西对学校和朋友们非常依恋,同时雷切尔想要在决定如何写案,情报告前看看,情况会有什么变化。“我们会发生什么最糟糕的事情呢?” 
  “坐下。”他说。 
  《黑色警局》在艺术上也很有特色。首先,小说结构简单但并不单调。它采用戏剧式结构,有完整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和尾声,条理清晰,易被理解和接受。同时,作者采用现实和回忆一明一暗两条线索,互为犄角,拓展了小说表现的时间,增加了情感表现的力度。雷切尔时断时续的回忆实际也是她在现实中心理发展变化的线索和依据,这为她的行动作了注脚,在结构上互相陪衬和映照。其次,作者运用了意识流和心理分析手法,这也是现代小说艺术形式创新的表现。作者在叙述中常打破时空限制,让发生在异地、异时的绑架事件在现实中反复出现,深刻把握了主人公的潜意识。小说中雷切尔和迈克对“洋娃娃”象征意义的探究,实际上是一个不断辩正的心理分析过程。这也是全面、准确把握主人公心理的一把钥匙。再次,作品巧妙运用了探案小说的悬念和巧合,逻辑性强,处处有伏笔,抖包袱时机把握恰当,不温不火,令人信服,回味无穷。拉特索射杀格兰特,就是作者精心设置的意料之中的意外。他是格兰特的帮凶兼奴仆,受到格兰特的控制和侮辱,正好借机报复;他嫁祸雷切尔,毒品赃款便唾手可得;又可免却性骚扰案的纠缠,保住饭碗,真可谓一箭三雕。但纸终归包不住火,他转移赃款正好被特德·哈里曼撞见,浴室更衣柜内壁还留下了他的指纹,落得个多行不义必自毙的结局。 
  《黑色警局》值得一说的地方还有很多,限于篇幅,这里恕不赘述了。总之,这是一部集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于一炉,不可多得的优秀通俗小说,它的思想和艺术价值堪与严肃作品媲美。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的上述浅见谨供作引玉之砖,相信读者还能从这部作品中读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① 成立于1946年的国际组织,成员都曾在正规的智力测验中居前2% 
  ① 古德伊尔(1800—1860),美国发明家,发明橡胶硫化处理法(1839)。 
  ① 美国警察用语,意为(病人等)送到时已死的。 
  ① 美国最高法院规定在进行讯问之前,执法人员有义务告知对方有权保持缄默并有权聘请律师,要求讯问时有律师在场等。 
  10点钟,雷切尔已经在指控格兰特·卡明斯的文件上签了名。迈克·阿特沃特坚持要她写个正式声明,并在起居室里录了音。他们办完了这些事,雷切尔就礼貌地请他离开。 
  15分钟之后,两个男人的车突然出现在米勒的汽车两旁。他们下了车,隔着打开的窗户和他说话。“想干什么?”汤森说。拉特索站在他旁边。 
  20分钟后当格兰特用时轻轻推她时她已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他将汽车开到了海滩另一头的服务站。“我们再去弄些冰来。”他说。“就在那儿有个付费电话。如果你想上厕所的话,”他加了一句,“现在就去吧,我们要到海滨公园去,但我们不去大海滩,所以到公共厕所要走很长的路。”雷切尔朝电话机里扔了个两毛五的硬币。露西·福尔杰和她的家庭搬到邻近地区的时间比雷切尔晚不了多少,这两个女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当露西被诊断患了乳腺癌以后,她的丈夫神经错乱,夫妇俩分了手。在此同时,雷切尔刚好辞去了罗宾逊百货公司的工作,准备去上警校。知道朋友需要她,她两个月时间没去局里上班,这样在露西动手术时,她才可以照顾露西和她的四个孩子。她朋友现在已痊愈,最近与丈夫重归于好。“我吵醒你啦?”露西接电话时她问道。“你疯了?”露西回答时大笑。“比利5点钟就醒了。他决定要亲自做烙饼和咸肉。小鬼头差点没把房子烧了。厨房天花板现在还是黑的。我想可以称它为临时的装饰。它看上去像是夜总会的天花板。你怎么样,还在局里吗?” 
  30分钟后,雷切尔和特雷西肩并肩地坐在沙发上。麦迪逊副巡官和迈克·阿特沃特分别坐在两张椅子上,而米勒则一个人站在起居间的顶端。麦迪逊副巡官告诉雷切尔格兰特被枪射伤以及有一个日击证人指控她可能就是杀手之后,米勒走过来,照着一张塑料卡片向她宣读她的米兰达权利①。她同意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同他们谈话。 
  阿特沃特变得这样吞吞吐吐的,雷切尔的兴趣被激发了出来。“出了什么事?如果你不在意我问这个问题。” 
  阿特沃特拨弄着一只耳朵。“报告上说希尔蒙特这孩子可能有机会参加大学队。” 
  阿特沃特侧过脸从肩膀上看着米勒,又看看副巡官。特雷西往雷切尔身上靠了靠。“当你回家的时候你没有看手表吗?”“当然看过。”女孩说着举起了手,让他们看见她戴着一块手表。“今夜和你一起的女孩叫什么名字?”米勒问道,他的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 
  阿特沃特沉默不语,沉思着她的话。“如果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对待人生,那世界会多么清新、多么美丽啊,雷切尔。” 
  阿特沃特穿过起居间,打开一扇扇落地窗,径直走进后院,雷切尔跟在他的身后赶上了他。“昨天早晨我很抱歉。”她低声说道。“你的大拇指还好吗?” 
  阿特沃特搓了搓下巴。“我早就想把一些股票卖掉,重新调整一下我的持股结构。如果这儿有扇窗户,那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了。” 
  阿特沃特大发雷霆。“你怎么能既相信雷切尔对卡明斯和这个警察局的指控又仍然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