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主任想。简佳不肯“优先”,于是刘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高兴。龙不高兴,鱼再多有什么用?刚才有一瞬间我都在想,我们是不是选一家最有影响的媒体,搞一个独家新闻?”
  发行部主任走后,小西沉浸在意想不到的喜悦里。这意想不到的喜悦就是,她没能想到何建国居然也能混迹于名流的行列里。发行部主任这种人信息广,最具比较鉴别的能力,是这方面的权威。当下心中对何建国生出了佩服和敬畏。
  发行部主任走后简佳就坐在电脑前开始干活了,没事儿人似的,令小西不满。你是可以不把发行部主任说的事当事儿啊,你不用在乎那点儿小钱,你身后戳着个私家银行呢。退一万步说,就算她跟刘凯瑞这次真的是一拍两散,她还有车有房,有六年里刘凯瑞送给她的那些真金白银,凭何建国一个名牌大学热门专业出来的研究生,一年挣的钱才刚够买下她那宝马车的一个车轱辘。这个时候小西还不知道,简佳已经把车和房都还给刘凯瑞了,情人节的次日还的。当明白刘凯瑞是不会跟她结婚的时候,就还了。
  饭店基本没什么人了,已过了饭点儿。服务员很快把泡菜端了上来,有红有绿有白,煞是水灵。何建国抄起筷子夹片洋白菜喂小西,顾小西张着口儿接了,脸上似笑非笑:“母以子为贵啊,啊?”何建国只嘿嘿傻笑,手下已夹起块嫩黄瓜候着了。顾小西吃了一口就不吃了,嫌泡菜不如想象中的好吃,何建国马上招手叫服务员给上盘凉拌萝卜缨子,之周到之体贴之低声下气令顾小西身心舒坦。身心一舒坦她就想她得说点儿什么。“建国,你看啊,这怀孕十个月,生下来至少还得喂上仨月的母奶,是不是?……里外里就是一年多时间呢!”
  饭是在银悦酒楼吃的,那是家著名海鲜酒楼。等菜的工夫小航就把姐夫那点儿事给办了。当场给他手下的一个包工头打了电话,让那人给姐夫的哥哥安排一个瓦工的活儿,令姐夫十分感动。小航这边刚把这事落实,他那边马上打电话给家里通报。何家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说近日收拾收拾就让他哥早一点儿启程。早来早挣钱。于是,后来的气氛越发地好了起来,那顿饭真没白吃,姐夫一高兴,酒后吐了真言。
  否则怎么样没说,意思到了。说罢起身进了卧室,小西爸随之起身,随小西妈进去。剩下小西一人呆呆站在客厅里,心下一片苍凉。
  父女二人没滋没味地吃完了饭,爸爸又一头钻进书房,小西收拾了餐具去厨房,洗碗,放碗……感觉日子过得也像刚才那顿饭一样,没滋没味。心里头还沉重,小夏的事,怎么跟何建国说?看家里的情况,实在需要小夏,但是现在,她没办法跟何建国开口让他帮自己家办事。他哥哥那事没有办好,何家尤其何建国正为这个生着气呢。
  父女二人默默择了会儿菜。小西开口了:“爸,您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小西爸没回答,小西替他说,“你和我妈都忙,都太看重事业,所以,反而没能享受到普通人所能享受到的生活乐趣,是不是?”
  父亲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你媳妇呢?”得知上班还没回来一下子就急了:“她不在家保胎了?”何建国假装没听到这话开门让父亲进家,父亲在他身后不依不饶唠叨:“建国,这胎一定得让她保住,我找人算过了,是个男娃!”他进厨房做饭,父亲就在厨房门口唠叨:“三十不立子,四十不发家。你三十多了,该有儿子了……”
  父亲这才如获大赦般捣蒜一样点头,何建国不由得闭了闭眼。父子二人向外走。如果店方见好就收到此打住,这事就算完了,孰料在父子二人走到操作间门口的时候,他们不知是谁在身后兴犹未尽骂了一句:“傻逼!”是笑着骂的,那一声笑,将城里人对农村人的蔑视将他们在农村人面前高高在上的优越暴露无遗。何建国一直全力压制的怒火一下子喷发而出,他站住,一个车转身,阴着脸问:“谁?刚才是谁?谁骂的?”所有人都向后退,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他们都读出了何建国眼中的狂野。何建国向前跨了一步,再次问,“说,谁?!”
  父子二人向北京站走。
  刚才一直占着公家电话的是青年小王。现在的青年人心理素质真好,竟能在一屋子万马奔腾的电脑键盘声中,坚持将私人电话打了三十八分钟之久。随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推移,何建国脸越拉越长,空格键回车键敲得咣咣作响。他们正在为银行开发一个应用软件,时间很紧,任务很重,何建国是这个项目的项目组长。小青年在电话里与女朋友商量情人节事宜,最后的决定是晚上去奥拜客吃情人套餐。放下电话后有人问他那套餐多少钱,答九百九十九,引来了一片惊呼:九百九十九,吃什么,吃活人哪?!……谁都没注意或没在意组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也不能怪大伙拿豆包不当干粮,组长这一向以来的脸色就没有好过,令人很难察觉出此时彼时的分别——终于,何建国忍无可忍,抓起手边的杯子,起身,椅子向后一推,用力过猛,与后面的电脑桌相撞,发出“咣”的巨响,屋里这才一下子静了下来。何建国在静寂中沉着脸去饮水机处接水,小青年不识趣,凑过来讨好:“头儿,你们今天晚上去哪儿?”
  港澳中心西式自助的十二号台前,刘凯瑞在等顾小西。他之所以接受了顾小西邀请,是为简佳,是想从顾小西那里听到一点有关简佳的消息,简佳的一去不回头令他极为失落,越来越失落。昨日深夜无眠,自己看碟,那碟是简佳向他推荐的买来后一直没看,片名叫《这个杀手不太冷 》。刘凯瑞家中有一个所谓的“家庭影院”,液晶大屏幕,环绕立体声。妻儿在楼上睡了,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影院”里看那个关于成年男子和十二岁少女的爱情故事:片中小女孩儿向杀手利昂示爱,利昂因这之前女孩儿曾有事相求而无法相信那爱的纯粹,小女孩儿为证明自己的爱拿枪顶住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枪,在扳机扣动的一瞬,利昂扑身向前推开了枪口……当片中小女孩儿热泪滚滚的时候,刘凯瑞也热泪滚滚。他也曾像利昂不相信小女孩儿一样地不相信简佳啊,爱她,却不相信她的爱。简佳退车退房的决绝对他的杀伤力如同小女孩儿向自己脑袋上开的那一枪,猛然间使他懂得了对方。但是,他却没有利昂的矫捷身手,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将危险推开。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补偿。作为一个儒雅风流资产过亿的四十岁男子,他不缺来自异性的爱,缺的,是爱的纯粹。不是没有想过听从简佳心愿为她离婚,也试着给简佳发短信透露了一点这个意思,如石沉大海。没有了简佳,才痛彻感到了简佳的存在。从前,他们好的时候,也是离多聚少,但是彼时此时全然不同。彼时,不管他人在哪里,在天上,在国外,他的心里有,也知道她的心里有。一下飞机,一打开手机,第一时间,就会看到他想看到的文字。关心的,娇嗔的,诉说的,琐琐碎碎嘟嘟囔囔的……而今,没有了,全没有了。现在想,简佳当初向他推荐《这个杀手不太冷 》是有用意的,怎么就能被他粗心地忽略了呢?深夜,看完碟后,他就给简佳发了电影观后感,仍是石沉大海。顾小西跟他约的是七点,他提前一刻钟就到了,他对这次约会寄予很大希望。他到时顾小西还没有到,他一个人拿一份酒店的地产杂志,慢慢翻着。偶尔抬头时愣住了,餐厅门口处,简佳和一个男青年说说笑笑走来!
  哥哥的态度使何建国下定了决心:“行,我跟小西说!请几天假跑一趟,算不了啥。”
  歌声没有了,哗哗的淋浴声依旧。过一会儿,何建国穿着浴衣小跑着进来,进来后,浴衣一脱,灯一关,就往小西被窝里钻。“干吗你干吗?”小西嚷。
  给人送礼是一门学问。
  工棚里,建国爹已跟包工头套上了近乎,边给那人递烟边说:“这位大哥,俺儿,你多给照应着点儿。”满脸的讨好和谦卑。包工头皱着眉头推开那烟正要说几句例行的“公话”,忽然余光瞥到顾小航进来了,忙伸手接过那烟大声地道:“什么照应不照应的。顾经理的亲戚,就是我的亲戚!”
  工人们齐齐住了手看他们。这两人都是有身份的,也就是说,势均力敌。不像何建成,根本就不是对方对手。看那人还不动,小航火了,一伸手,把那人从甬道上拉了下来。对方挣扎着不离开,小航加大了力度,对方没站稳,向后摔去,一屁股坐到了身后和好的水泥、沙子里。那身不知从哪里进口的西装当然彻底完蛋。何建成不由担心地看小航,发现小航也是一惊,显然,事情到这地步并不是他的本意。这时,那人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小航鼻子破口大骂:“小子,你等着,我去投诉你!老子今天不把你的饭碗砸了老子跟你姓!”说罢扬长而去。小航阴着脸对工人们说了句“干活儿吧”后,走了。何建成一直目送他走,心里头非常不安。
  顾家的餐桌是那样的丰富丰盛,同时又是那样的家常温馨。
  顾家对建国爹给找的保姆小夏很满意。小夏刚来时连煤气灶都不会使,现在,在小西妈的调教下,她照料一家人日常的卫生、就餐、采买完全没有问题。这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子,可惜文化水平太低,上到小学四年级父母就不让上了,村里人认为女娃儿学文化是白费钱。小夏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小夏之所以要进城打工,就为挣钱让她惟一的闺女上学。闺女能上到哪儿,她就要供她到哪儿。这使小西妈对她的印象颇好,觉着她有主见,有志气。同时对何建国家心存感激,看来为找这个保姆,他们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小夏对顾家一家印象也好,觉着他们对人客气,给的工钱也高。来这么长时间除一件事让她难以释怀外,其他方面,都还觉着不错。那事说起来不大,但着实让她羞愧。那天晚上,晚饭后,小西爸妈散步去了,小西、小航也都不在,就她一人在家。她干完了厨房里的活儿,干完了所有的活儿,看看确实没什么可干的了,就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沙发前是一个茶几,茶几上他们家习惯要摆上一玻璃盆洗好的水果,谁想吃随时就可以吃。来到城里后,小夏才知道吃东西不光是为饱肚子,也不光是为解馋,还为营养。这家人很注意营养,剩菜一律不留,全部倒掉,说是对身体不好,让她在心疼的同时,也长见识。比如,她现在就知道吃多了盐不好,而在家里头,她闺女都把咸菜当零嘴吃。为这个她特地上街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闺女以后可不敢这样吃,吃多了盐会得很多的病。她之所以要上街花钱打电话而不在家里头打,就是为了那件事。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经不住面前茶几上那盆水果的诱惑,就拿了一个苹果吃,没想刚咬了一口,小西回来了,正好撞上。小西当时没说什么,回去后却跟她丈夫说了。第二天,建国兄弟就专程来找了她一趟。小夏分辩说苹果是他们让她吃的,电视也是他们让她看的。她没说谎。她一来他们家人就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要拘束,没事了可以看看电视;水果什么的,想吃就吃。何建国当时就质问她为什么有人的时候不吃?她说不好意思。他说背着人就好意思了?当面不吃,背后吃,叫你,你会怎么想?她一下子不说话了,没话说,建国兄弟说的全点在了穴位上。接下来建国兄弟说的那番话她牢牢记在了心里,他说:“说是一家人他就能是一家人了?咱是保姆,是来挣钱的,不是来享受的。我知道你难,干保姆难,不在活儿多少,在于要整天跟人家住一块儿看人家的脸色。一家子人住一块儿还整天锅碰勺勺碰碗的呢,何况咱一个外人一个保姆?知道难,就得上心,严格要求自己,耍这些小心眼子,一天两天,行;时间长了,能行?”从此后小夏小心翼翼老老实实,当面不想做的事,背后也绝不做。比如往家里打长途,就算确定他家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她也绝不在他家打,自己花钱,上街上打。现在,顾家上上下下对她都非常满意。尤其是小西爸,有了小夏,他就可以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他不止一次在何建国面前夸奖小夏。
  顾家门铃响了,简佳全没放在心上,她是这家的客人,来了谁都与她无关。何建国去开的门,来人是顾小航,大包小裹,风尘仆仆。由于意外,除了小西爸,屋里人齐刷刷站起。简佳更是惊得差点儿没把椅子推倒,她不仅讨厌还有点儿怕小西这个愣头青弟弟,生怕他会当众说出点儿什么来。与刘凯瑞的关系,不管她怎么为自己辩护,事情的本质也无法改变:她就是一个曾经被包养的第三者。小西爸妈对《我被包养的三年 》的书名都反感,何况对真人真事乎?而她尊敬他们,被所尊敬的人瞧不起,会令她难堪。这时,听小西妈问小航:“不是说去十五天,这才刚刚十天,怎么就回来了?”
  顾家门铃响了。响得正是时候,家中一切就绪。菜都上了桌,怕凉,还用碗扣上了。米饭也做好了。灶上,还炖着只沙锅,到饭吃一半的时候再上。没准备酒,怕一喝上酒,时间上难以控制,小西妈晚上十点就得休息。
  顾家一片静寂,都睡了。电话铃响起的那一瞬,小西妈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当反应过来是电话铃声时,马上想到的是6床出问题了,6床上午做的肝大部切除,切的过程中大出血,报了两次病危。这样想着下床光着脚摸着黑就向客厅走,不小心膝盖撞着了椅子,疼得她“哎呀”出声。小西爸急得满墙胡乱摸索,好不容易摸到了灯的开关,把灯打开。
  顾家一向以吃食堂为主,年复一年一吃几十年。小西妈是个追求精致生活的人,吃饭是精致生活的第一要素,她做菜很好,却没时间,医生的时间得随病人安排。从前小西爸也忙,要讲课要带学生要写书还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就是说,也没时间。于是两个人只好吃食堂。从结婚那天起,不,从单身起,就吃食堂,直吃到今日。本想丈夫退休后事情少一些了可以在家做做饭了吧,不想他说他不爱做饭。这是理由吗?都说男女平等男女平等,实际上到什么时候也别想真正平等。倒过头来试试,要是女的退了,男的工作很重要很忙很累,会怎么样?那女的会全力以赴照顾他保障他,顶在头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男的就不行,倒驴不倒架,不仅不会照顾你,相反,你还得分心顾及他退下来后的情绪自尊还得哄着他。她一天累到晚,下班后常常步子都迈不动,回到家餐桌上等待着她的,永远是食堂大师傅的大锅菜。萝卜白菜土豆,吃起来全一个味儿。这次女儿先兆流产她叫女儿回家调养,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家里有他这个退休在家的爸爸,没想到他还是不做饭,叫怀孕的女儿也跟着吃食堂!……小西妈心里的火突突地冒,赶紧用筷子夹起一根小油菜塞嘴里嚼,她不想激动。激动最耗体力精力,她没体力也没精力,今天她做了两台手术。小西偏偏不看眼色,吃了口西红柿炒鸡蛋后,仍嘟嘟囔囔嫌不好吃,这下子小西妈心中的火再也压不住了,叭,把筷子一放,碗一推:“嫌不好吃回自己家吃去!”起身走开,进了书房。
  顾小航于是明白了,明白了后,愤怒了。与姐夫分手后就给姐姐打电话质问,在电话中痛斥小西虚伪,明明是为自己非要说是为别人。小西好不容易才弄清事情原委,怒不可遏。何建国说的那些事是不是事实?是。但是是一种片断组合的事实。归根结底,她反对他们俩在一起是为小航也是为简佳。何建国怎么这么小人没有原则?人家请他吃顿饭他就能背叛她给人家喂好话?放下电话后就去了娘家,得赶紧跟爸妈说明情况并商量对策。从女儿颠三倒四的诉说中,小西妈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那个儿子,是铁了心了!当即要给儿子打电话叫他回来,小西爸说算了,他在加班。小西说他肯定没加班,刚才跟何建国在一起,现在肯定是去了简佳那里。小西爸说:“小西,为什么非要把话说破呢?人都是有面子的,你把他捅穿了,于事无补不说,很可能会将矛盾激化。现在小航撒谎是好事,说明他心里是有这个家的,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当下说出了他的意见,不跟小航谈,跟简佳谈,正面谈。小西妈和小西闻言眼睛同时一亮,这主意不错,釜底抽薪!商量后定:这个周末,请简佳来家,由小西出面去请。
  顾小西被噎住,双目圆睁瞪何建国片刻,猛地跳起,穿外套,换鞋,开门,关门,旋风一般消失。她那边刚走建国爹紧接着从屋里出来,明显一直在门后听来着,令何建国反感,很想说爹两句,但即刻想起老父亲下午在外面受的那场羞辱,便一个字也说不出了。这一天的经历,使父亲骤然间又老了许多。父亲在他身边坐下,说了儿子所不知道的他在医院里的遭遇。最后道:“你那个丈母娘撂下我就走,一撂就是几个小时,中间都没过来问一问!”
  顾小西大叫一声去打何建国,何建国抓住她连道:“小心点儿小心点儿看闪着了腰闪着了孩子!”二人就势偎在了一起。片刻后,何建国柔声地:“把你送到我还得回公司——”
  顾小西的电话就是这个当口上打来的。此前小西已把能找的人找了一个遍,谁也没办法在短时间里找到相关人士为她解决这个难题。难题难在必须是“短时间”内,扣在执法站的大货车上拉的是鱼,虽然现在天气还冷,但也立春了,明天太阳出来一晒,弄不好就臭。因实在找不到人,小西只好给简佳打电话。本不想求她,自她当了领导小西就觉着两人感情上有一些疏离。绝不是小西妒忌,真的是简佳变了。比如,过去一块儿商量选题,简佳挂在嘴上的口头禅永远是:“你觉着呢?”非常谦虚。她也应该谦虚。顾小西业务好全出版社公认,陈蓝那本书还是小西带着简佳做的,因简佳想晋升高级职称,需要业绩。可当了领导后她立马不一样了。前几天上家里给小西送工资,小西拿出她想的几个选题给她看,明显感觉出了那种不一样,再也没有一句“你觉着呢”,而是边思考边沉吟边用手里的笔在小西的选题上做批注,这个不行,这个可以,这个再考虑考虑——俨然领导口气,还真以为地位高了水平就高了呢!但小西最终还是给简佳打了这个电话,除情况紧急,也是基于对昔日友谊的信任。简佳在电话里的反应令小西欣慰:“小西你别着急让我想想看有没有办法。你等我电话。”态度真诚透着为小西所熟悉的关切。
  顾小西的母亲因为常年劳累去世后,她的父亲一下子失去了生活重心,随后与来自沂蒙山区的保姆产生了感情。
  顾小西电话打来的很不是时候。餐厅刚上第二道菜,芙蓉杂烩。这是一家川菜馆。定餐馆时先征求或说只征求了刘凯瑞的意见。有什么忌口的吗?忌生猛海鲜。喜欢中餐西餐?中餐。您吃完饭后要去哪里?建国门附近。于是,发行部主任就定下了建国门附近的一家川菜馆,同时心里对刘凯瑞越发地好感:他如果不是真的不喜欢生猛海鲜和西餐的话,那就只能证明他为人的厚道,为别人省钱,发行部的宣传经费有限。芙蓉杂烩是一道家常菜,热气腾腾汤汁浓稠。一道菜上来照例应请席中最“贵”的贵客先用,贵客却把菜肴转向了简佳,笑说“女士优先”。席上两位女士,他优先简佳显然是为避嫌——这是发行部主任想。简佳不肯“优先”,于是刘凯瑞便亲自动手持箸为其布菜。谁也不知道刘凯瑞此时的心情,除了简佳。一直以来,刘凯瑞酷爱同简佳吃饭。简佳爱吃饭,吃好饭,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天大的愁事,吃一顿好饭,云消雾散。同简佳吃饭,于他这个有钱而没胃口的人,是一种享受。更绝的是,简佳不论怎么吃,不胖,属上帝的宠儿。他们俩一块儿吃饭,她主吃,他主看,兼负责给她夹菜和付账。
  顾小西电话打来时简佳正在餐厅的包间里与人吃饭,加上简佳六个人。那五个人是陈蓝、刘凯瑞、发行部主任还有出版社总编和社长。饭局是发行部主任张罗的,严格说是策划的。
  顾小西刚要反击,服务员送来了萝卜缨子,蓬松鲜绿,何建国夹起一大筷子塞将过去堵住了她的嘴。这萝卜缨子拌得酸甜咸适中,带着点儿萝卜的微辣,味道好极了。顾小西大口大口地吃,边吃边赞,暂时扔下了跟何建国的辩论。
  顾小西和何建国从医院出来乘出租车往家里走。小西情绪不高。检查结果不妙,医生让再休一个礼拜。关键不在这里,再休一个礼拜没有问题,问题是,不知道一个礼拜之后是不是还得休。问医生医生说一礼拜之后再查再说。一想起医生说的保胎一直到生的,小西心里就怵。保胎一直到生,生完了还得休产假,里外里得近两年时间,两年时间不上班,经济上的损失先不说,她担心的是,两年之后,社里还能不能有她的位子。现在社里时不时会冒出几张新鲜年轻的面孔,你就是早九晚五兢兢业业,都有可能被他们替代,何况一消失两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它就得死在沙滩上,这是规律,规律就是不可抗拒。这些话她没有跟何建国说,说了又能怎么样?孩子不要了?那又得把八百年前的老账都扯出来,她不能。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她再也不想让从前发生的事情影响到他们的现在了。
  顾小西家四口人。父亲顾子川,大学中文系的退休教授。母亲吕姝,某大医院普外科主任。弟弟顾小航,未婚跟父母住在一起。春节七天假,何建国在这个家干了一星期的活儿,比上班还累。累不怕,农村长大的孩子不怕累,再苦再累心里甜就好。他关键就是心里不爽,不爽不足以形容,在这七天与小西家人的朝夕相处里,他感受到的只有苦涩。什么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什么老丈杆子给姑爷烫酒对饮张罗饭菜,统统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他们对他,是一成不变的不远不近不温不火。顾小西对此肯定有感觉,否则她不会有意无意替她爸妈找补,什么知识分子都这样,君子之交淡如水,距离产生美……不管她说什么,何建国只淡淡笑笑什么也不说。他不是没见过知识分子,进一步说,不是没见过小西爸妈怎么对待别人,再说具体点儿,不是没见过他们怎么对待顾小航的女朋友。那全然是两副嘴脸,亲切热情溢于言表。女孩儿给小西妈剥个橘子,都会被挖掘总结出数条深刻的背景优点:家风好,有家教,人情练达,大家闺秀。全然不同于何建国,不论在顾小西家干什么活儿怎么干,似乎都是该着的——同样身份两个标准。为什么?因为何建国父母是沂蒙山区的农民,女孩儿父母是音乐学院的教授。
  顾小西就是在这个时候到的,进来后径向她的座位走,对编辑室的现场领导连个解释都没有,招呼都没有,示意都没有,整个就是如入无人之境!于是人们开始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简佳,尤其是年轻人,那目光里所含的复杂成分令简佳如坐针毡。简佳性格表面绵软,内里刚烈,忽然地,她生气了,直直看着小西,清清楚楚地问:“小西,你怎么来晚了?”
  顾小西决定跟何建国离婚,同时决定把孩子保住,给自己的理由是,丈夫是靠不住的,孩子是自己的。深层的动机她对自己都不敢承认:这次若再流产,她就极有可能是习惯性流产,极有可能不能再生孩子。就是说,这也许是她要孩子的最后机会。没有了丈夫又没有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她再有什么也没有意义。小西在妈妈家保胎,班也不上了。妇产科主任给开了两周的假条,两周后若还是不行,再开再续。
  顾小西看都不看一眼,鞋都不脱,直奔卫生间去,在何建国擦得锃亮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串脏脚印。进卫生间后“砰”地把门关上,家里仿佛没何建国这么个人。何建国自我安慰说也许是她尿急顾不上了。把手里的菜放到餐桌上,转身上厨房去端沙锅。沙锅端上桌后,小西从卫生间出来,何建国目光殷勤找她的目光,小西仍是看都不看他,径直进了卧室。进卧室后把两只脏鞋一蹬,直接倒在了床上。
  顾小西愣了愣,而后道:“咱们不是认识嘛。”
  顾小西脸腾地红了。小西妈脸刷地沉下来了。 
  顾小西两点多赶到了现场,打车来的,小航到底没来,单位里有事。小航是一家大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事情多而杂。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