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声了,事实上他心里非常明白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就打击不,你看年龄上你比小航大四五岁,当然在目前看这没有什么,可是你想过没有,多了不说,十年之后,女的快四十的时候,男的才三十多岁……”
  到动物园门口,小西去买门票,小夏没有想到,天安门都不要票的嘛!一张票二十块,两个人就是四十块,四十块钱够娃儿一个学期的学费了,不去了不去了要钱就不去了!但是小西根本不听她的,嘻嘻哈哈买了票后带她进去,还说,她们来的时间不对,赶不上动物园里海洋馆的海豚表演,哪天一定带她来看看。这一次小夏没敢贸然应承,而是先问一句,看海豚表演多少钱?一个人一百!她当时眼圈又红了,这次是因为感动。她红着眼圈说:“小西,你们家对人真好。……咱楼下那家,他们家阿姨是安徽的,跟我说,他们家主人都不让她在家里解大手,嫌味儿,她解大手都得去公共厕所。还总嫌她吃得多,不直着说不让她吃,整天跟她说吃多了不好,肥胖会引起很多病,说她已经有点儿发胖了……”小西听得哈哈大笑,那一瞬,觉着跟这个农村妇女情感一下子近了很多。
  到了何家,建国爹、建国娘远兜近转跟顾小西说孩子的事,说那么多话中心意思只一个,何家的香火能否继续下去,全看小西的了。小西只能点头只能说是,心中藏着的那个天大秘密,一点不敢透露。建国爹妈要是知道了他们家的生育工具不能生育,肯定会撺掇他们儿子把她休了——偏偏何建国又是那样一个惟父母的马首是瞻的大孝子——她受不了!她不能没有建国!为这个她拼命干活拼命表现,以做弥补。天天早起跟建国嫂子一块儿做全家的早饭,饭后洗碗扫地收拾桌子。完了马不停蹄准备午饭,午饭后等着她的是更大的一堆要洗的碗——不能让建国嫂子洗,人家是做饭的主力还要管着两个孩子——接下来是晚饭和晚饭后的碗。这一日三餐还只是一些常规的活儿,额外的活儿比常规的活儿只多不少,比如,亲戚朋友来串门做客,令妯娌俩一天忙得脚不沾地儿。那天小西给爸妈打电话拜年匆匆挂掉就是因为何家来客了,小西得马上接客端茶倒水。
  弟弟和简佳吹了的事小西已经知道了,尽管一直以来这是她和爸妈期望的结果,但一旦成为现实,她还是不能不为那两个人感到遗憾,还有内疚。不管怎么说,是她的不作为导致的他们俩分手。也自我安慰说外因是变化的根据,内因才是变化的根本,他们俩的根本就是,根本不是一个筐里的人。想是这样想,心里的那份内疚却无法完全消弭,尤其当看到简佳一如既往为爸爸出书的事尽心尽力时,更觉不是滋味,觉着自己像个小人。曾经还怀疑人家简佳帮助爸爸出书是为了讨好爸爸,不是小人又是什么?这工夫简佳打完电话,对小西说刘凯瑞没这个意思,是他手底下的人擅自做主,他让他们马上把款打过来。小西边点头边在心里感慨:什么“手底下的人擅自做主”,刘凯瑞不发话,底下人擅自做这主干吗,吃饱了撑的呀?这不过是因为简佳找他了,他碍于简佳的面子,才这么说。换句话说,他对简佳,除了结婚这一条外,真的是有求必应。他是爱她的。
  第二天,小航开车,和何建国一块把那堆《 我被包养的三年 》送去出版社,替小西邀功。小西肚子又开始痛了,虽说不重,还是小心为妙。当小航和何建国及那堆《 我被包养的三年》一齐出现在出版社时,所有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是顾小西干的!简佳带何建国去发行部报销书费,心里头别提多羡慕了。顾小西真幸福啊,父母家在北京,身边有弟弟和老公两个忠诚男人护着宠着,眼下肚子里又怀上了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她还缺什么?不缺什么了。
  第三天,小西体温完全恢复正常。晚饭后测,36.8℃。小西妈收起体温计,仿佛顺便说起似的说:“小西啊,你坚持说是你不想要孩子,不是个事啊!”
  电话里听简佳那边很静,没有任何背景声,不像是在公共场所。简佳跟她说过晚上要和男朋友去吃饭,今天情人节。简佳的男朋友叫刘凯瑞,事业成功人士,旗下五家上市公司,随便一个项目就能上亿,年年上福布斯排行榜。简佳跟他好时二十出头,正是对男人的成熟成功极易痴迷的年龄。吃饭地点简佳也跟小西说了,北美俱乐部,一个会员制俱乐部,一个没有多少多少钱别想进去的地方,刘凯瑞在那里有固定的Table。那地儿小西没去过,想也想象得出,里头绝不会跟她和何建国常去的那种馆子似的吵吵嚷嚷,可背景声总还要有,没有世俗的就该有高雅的,比如,现场演奏的柔美音乐。但是,没有,什么声儿都没有。是不是,他们已经吃完了饭,并且,散了?小西心里轻松了一点儿,她怕打扰简佳,今晚对简佳非同寻常。中午,刘凯瑞打电话约简佳晚上一块吃饭,态度极其郑重说吃饭时要送她一样礼物,简佳让小西猜会是什么礼物,小西说是“结婚钻戒”,简佳说是不是“钻戒”她不在乎。潜台词是,只要是“结婚”。如此看来,小西猜对了,当下心里顿生感慨,有个作家说的真是好啊:女人插足一天是是非,三年是祸害,三十年就成了爱情。比如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在这里,决定事情性质的关键,是时间的长短。
  电话铃响起来了,何建国的电话。他们村一辆大货车进京时因涉嫌非法载客,被执法站扣了,打电话找到了何建国,何建国是他们村惟一的北京人。接到这个电话后何建国打了一圈电话,无奈他的同学朋友都是IT界的,加上他是外地人,北京根子浅,实在找不到能与执法站搭上关系的关系。他把情况如实告诉了他那位大货车被扣的老乡。不是没想过给小西打个电话,行就行,不行就不行。电话都拨了,又让他按死了。不能再麻烦小西了,知道都不该让她知道,上次他那个什么大伯隔着他去医院直接找小西妈的事,已经让他觉着很没面子了。当下做了决定,以后他家的事,他能办的,办;他不能办的,到他这打住,他得学会说“不”。给老乡打电话说了“不”后,他接着工作。这些天因为家里的事工作耽误太多,否则,小西流产术后,他怎么也应该请假照顾她两天。没想到刚刚拾起被打断的思路,软件正写到酣处,嘣,爹的电话打来了,说的正是那辆被扣的大货车的事。不用说,那位大货的车主打电话给他爹了。爹在电话里让他一定得想办法,车主的哥哥是村委会主任,家里的宅基地村委会主任不发话,就批不下来。换句话说,人家是咱家的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人家有了难了,咱能见死不救?何建国在电话里争辩说不是不救,是救不了。爹就火了,说救得了得救,救不了也得救!咣,把电话挂了。何建国放下电话后考虑了又考虑,犹豫了再犹豫,无奈之下,还是得给小西打电话。小西家是北京人,尤其她妈,大医院的著名专家,如果肯帮忙,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一句话能救一个家庭,不,两个家庭,车主一家和他爹一家,是非明暗,一目了然。何建国这样说服着自己,一下一下拨了电话,同时在心里设想着小西的回答和他的回答。
  电梯楼层显示数字到达“1”后,停了停,开始向上升,2,3,4,5……到18层,当,停住,片刻后,门开,简佳已迈进一只脚去了,听到有人在叫“等等”,是顾小西,边叫边走,红肿着半边脸,两只手捂着个肚子。是肚子疼了吗?怀孕肚子疼可不是好事!简佳心一软,伸出手来撑住了电梯门,等小西过来……
  爹不走,自是看店里的人,眼睛里有胆怯也有讨好,嘴里一个劲儿对儿子道:“钱给人家了吗?”
  东西这就算派发完了,简佳再次起身要走,这时小航才觉出有一点儿不妥,全家同时也有了同样的感觉。俗话说“见面分一半”,你小航从意大利回来,人简佳正好在这儿,你就算不“分一半”给人家,总得意思意思吧。可是,拿什么“意思”呢?小航在脑子里迅速搜索,想箱子里还有什么适合女性又必须是不太贵的东西,太贵了他心里会不平衡。最后,他送简佳的是一瓶香水,合人民币不到二百元。当时买它为它便宜,看着也还体面,用来以备不时之需,毕竟,他还要交女朋友的嘛。简佳当然无例外地推辞,小西接过去塞给她说给你你就拿着。何建国也过来凑趣说拿着拿着,简佳你现在是我们小西的领导了,日后还得请你多多关照。小西妈闻此一怔:简佳是小西的领导了?什么时候的事?在她的印象里,女儿工作上比简佳要强,强得多。小西妈自己是个事业心强的人,对子女当然也会有同样要求。她扭头看女儿,求证。
  读者见面会果然火爆,定的是两个小时,结果两个半小时才打住。见面会结束后,发行部主任就将刘凯瑞、陈蓝、简佳和两位社领导带到了这个早就预订好的餐厅里。简佳开始不同意安排这顿饭,认为没有必要。发行部主任指导她说:“简佳,啊不,简副主任,咱得学会善解人意,得懂得给人陈蓝和刘凯瑞创造机会制造机会,OK?”简佳又说那她就不去了吧,发行部主任就急了,说你是责任编辑你不去,什么意思嘛。说实话安排这顿饭发行部主任是有私心的,那就是,把刘凯瑞作为礼物,送给他的二位社领导。让简佳去,除为让这一切显得自然、公事公办,同时还考虑到就餐人员的性别搭配,两女四男比较合适,只陈蓝一人单调了些,更何况简佳年轻漂亮,只坐在那里不说话,也养眼。简佳只好去。坚持不去,反会让人生疑。
  对方笑笑:“是怕你的小男朋友多心吧?”
  对于简佳来说,春节是一个残酷的节日,它把她的孤独她的不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她没处躲没处藏。家不能回,因那已经不仅仅是父亲的家,还是父亲和另一个女人及他们孩子的家。现在,他们的孩子就住在简佳过去的房间里。简佳回去,得在客厅里搭床。到时她累,父亲和人家也累。从前春节,她好歹有刘凯瑞,虽不能陪她,精神感情上总有归宿,更不用说他还可以出钱安排她去国外,也是种补偿。前段时间,她也曾热切期盼过今年的春节来着,和小航一块儿热烈地期盼,商量着如何一块儿利用、过好这七天的长假,说了好多好多的具体细节。聊起来才知道,小航对春节也有着与她相似的感受,虽说他父母双全,但对一个二十六七的男孩子来说,父母的家,严格意义上讲,已不能算是他的家了。他应当有属于自己的家。平时有工作有朋友不觉什么,一到春节,工作、朋友全部消失,使他痛彻感受到一种只身于世的孤独。她和小航真的有很多共同之处呢,惜乎,他们俩没有可能。
  儿子像头负重的骆驼,肩上一前一后搭着两个大提包,两手一手提雪碧箱子一手拎父亲路上的吃食。父亲空着两手什么都没有拿,儿子不让他拿。没办法,只好用手使劲儿向上托那沉重的雪碧箱子,以让儿子轻松一点儿。儿子刚才的孝顺举动使他欣慰,但同时也令他不安、难过,为儿子难过。城里媳妇不像农村媳妇,打就打了。如果媳妇为这事跟儿子较起真来,儿子可怎么办?
  而后就说了那事——他一直处心积虑想说一直没有机会开口说的那事。但是只说了个开头,还没说到“同居”呢,刚说到想让他哥回来住的时候,顾小西就“噌”,从他怀里跳了出去,直接下床,穿衣。
  二人开门进家。小西离开家没多少日子,感觉上却像是走了很久似的,有一种又亲切又陌生的感觉,厨房里,卧室里,洗手间,阳台……她挨个走了一遍后,马上开始从包里向外收拾她从娘家拿回来的换洗衣裳等物。这时何建国的手机响了,他拿着手机去了阳台。接完电话后在阳台上站了许久,思索着事情的整个局面。
  二人同时笑了,笑得同时冒出了泪花。何建国把小西走后他家里发生的事情埋在了心里。决定永不告诉小西。
  发行部主任不做声了,事实上他心里非常明白。小西当然也明白,当然就也说不出话来。一时间,三个人都不说话,默哀似的站在那里。小西眼巴巴看着书店里过往的读者,只恨自己没法用目光将他们锁住,拉来!……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签售现场的冷清局面仍没什么质的改善,反有已来了的读者见状萌生了去意,也是人的从众天性使然。马上到三点了,陈蓝转身要走了,发行部主任长叹一声,一跺脚,去签售台边找简佳,找简佳交代“后事”。小西心里难受得无以复加,把脸扭向一边,也准备走,就算是自己的孩子,长得太丑也令人心烦。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异乎寻常的鼎沸人声,小西下意识循声看去:滚梯那儿上来了一干四五十人,人手一册《我被包养的三年 》,呼啦啦向这边拥来,很快,签售台前出现了一条蜿蜒长龙,蔚为壮观。陈蓝的眼睛亮了。发行部主任站住了。过往读者见此状也不由收住了脚步,反应迅速的,立马去签售台边的售书处买书,买着后急慌地排进了签售队伍,生怕晚了——还是人的从众天性使然。于是形成了良性循环,人越多,越多。保安们也过来了,过来维持秩序,嘴里大声吆喝“排队排队”,加强着这里的喧闹力度。人气,就是这样地形成了!
  发行部主任来了,陈蓝又有一本新书即将推出,责任编辑仍是顾小西和简佳——这是陈蓝提出的条件,必须这两个人同时做它的责编。她认为顾小西和简佳是一对非常好的搭档,一个是“里”,另一个是“面”,缺一不可——于是,为把这本畅销书抓到手,社里决定让简佳仍回六编室,仍任副主任,与顾小西一块儿,把陈蓝的书做好。发行部主任来跟她俩商量新书宣传的事。简佳说她已经安排书评了,这一两天就可以落实。发行部主任说书评是必要的,但仅仅是书评,是不够的。现在的读者成熟多了,不像过去,一有评论家说好,他们就跟着去买。顾小西冷冷地接茬儿说那是肯定的,写在红包边上的书评,给钱就写的书评,倒了读者的胃口是早晚的事。简佳针锋相对说也不能一概而论,给钱就写的书评未必就不是好书评,巴尔扎克写作就是为钱,怎么样,部部名篇经典,评论家也是人也得吃饭!顾小西说那也不能为了钱就颠倒黑白,好的不好的一律叫好!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了,发行部主任“啪”地一拍桌子,吓了她俩一跳,齐齐住了嘴齐齐抬头看他。发行部主任说顾小西的话给了他一个重要提醒,她的感觉其实就是读者的感觉,现在呢,做一本书仅仅是叫好太不够了,还要叫骂。安排几篇夸的,就要安排几篇骂的,让两边掐起来,掐得越厉害越好!这读者就得想了,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到底好不好呢?得,买一本瞧瞧!正说得流畅,“啪!”又拍了一下桌子,不无激动地连道:“哎呀你们看,我们怎么能把他给忘了!”他说的“他”是刘凯瑞。刘凯瑞暗恋陈蓝,首发式请他赞助一下绝对不成问题。听到这儿顾小西闪电般看简佳一眼,简佳不看她,只对发行部主任说她觉着这样做不太好。发行部主任说有什么不好?文化搭台,企业唱戏,双赢。说着抬腿就走,边走边道联系刘凯瑞的事就交给她们了,他马上去联系媒体。
  发行部主任来了,小西爸那本书准备开个研讨会,他来跟小西和简佳商量会在哪里开。小西的意思是就在社里的会议室开,以降低成本。发行部主任的意思是要么不做,做就做好,做出档次,记者们很看重这个。最后他说出了他来的目的,他想把研讨会在刘凯瑞公司的会所里开,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有钱人打交道的机会。小西立刻想到了简佳,嘴里拖延:“为什么要在他们那里开?……他是想扩大他的知名度!”
  发行部主任来了。刘凯瑞那边对他们的策划方案非常满意,现在正在商量实施细节。所有细节里最重要的细节是,把要请的名人请到。会议规格的高低,宣传规模的大小,全要看到场名人的质与量。发行部主任来找顾小西,让她通过何建国的关系,请何建国所在通重公司来一个公司领导,总裁来最好。顾小西当即给何建国打电话,办公室没人,手机没有人接,于是对发行部主任说通重公司就算了,已有那么多名人答应来了,少来一家问题不大。发行部主任不干,说是做就要做到尽善尽美,通重是大跨国公司,影响大。略一思索后,道:“继续跟你老公联系,公司总裁能来最好,最不济,你老公来!”小西叫起来:“他哪行!他不过一技术总监——”“重要的是,他身后的那个平台!他可能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你给他发个短信,跟他说这是你爸的书,他一定得来捧场!”
  发行部主任也笑了,笑着:“简佳啊,我来是想跟你商量,你看你能不能动员一部分人到现场去?我跟我手下的人都说了,都有指标,一个人至少得叫上五个人!”
  发行部主任斩截道:“不行!人,决定档次。多多益善谁来都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