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热度:
 
  师父吃惊地往上看,Hydra正挂在夜风中,沾染着鲜血的长白大衣迎风摇曳,好像跟地心引力完全脱轨地飘荡着。
  师父迟疑了一会,说:“有些事,时候到了时,你们……”
  师父抽出腰间铁尺,站了起来,说:“人家在催我们了,要一起走,便一起走吧。”
  师父惆怅地说:“恐怕不是,我的心里一点报仇雪恨的快意都没有。”
  师父从布袋中拿出一个黑锅子,说:“报仇虽然也是正义,但我一直记着祖师爷的教训,既然蓝金可能在广大天下的任何一处,我找着他的机会便十分渺茫,与其花巨大时间寻找他复仇,不如说,培养正义的力量才是我最重大的责任,而这股责任将来也会加在你们的肩上,你们一定要青出于蓝,一定要身怀绝世武艺,一定要相信自己,如此才能跟社会里无穷无尽的邪恶力量搏斗。”
  师父从怀中拿出一枚生锈的铁球,说:“阿义的铁盒很近,你不必担心,倒是你……”
  师父从未如此癫狂,我注意到,师父愤怒的眼神,已经逐渐变成红肿的悔恸,泪水穿越时空,从古老的明代,滴落到一九八六年的寂寞。
  师父打了个哈欠,说:“怎么你跟阿义今天都偷懒不练功?”说着,慢慢躺在床上。
  师父打揖后,便随我进了浴室,我拿了洗发精跟香皂,再到爸的房间拿了件衣服给师父,就先上楼了。
  师父大吃一惊,说:“什么?功夫无论如何都要天天精进不断,否则怎么能成为一代高手?!”
  师父大吼:“快快快!下手莫留情!这疯婆子快把我搞死了!”
  师父大声说道:“阿义你这笨蛋,运内力御寒!”
  师父大声说道:“快!师命难违!”
  师父大声说道:“怎不记得?!我在海底走太久了,走得迷迷蒙蒙的,后来累了就让海潮带着我,一边休息一边辛苦地闭气,后来我给冲上岸后,简直昏死过去,我一觉醒来后,就躺在见鬼的什么安养院里头!”
  师父大笑:“只是找适合自己程度的敌人打斗,怎么可能当大侠呢?在江湖上打斗讲的是搏命,又不是比赛。”
  师父大笑说:“师父杀人杀得坦坦荡荡,丝毫愧疚也无,若说考虑,师父的确是再三思量后才动手的!”
  师父呆了一下,说:“有是有,不过比较麻烦点,效果却是倍增。”
  师父当然察觉得到我们两人不安的心情,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师父的背上,用极粗的铁链重重绑上一条大铅块。
  师父的答案包含了无止尽的推卸责任。
  师父的飞龙穴居然流出浓稠的鲜血!
  师父的腹部,伸出一只血淋淋的细手,师父张大嘴巴,慢慢地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真正魔物。
  师父的钢剑,却仍紧紧握在手中,即使师父的左臂只剩下血红的断袖,但,师父没有倒下!
  师父的钢剑劈出,“Hydra”却再度在师父眼前消失了。
  师父的罕世神剑,已经在蓝金的胸口到丹田处,杀出一条深长的致命创伤。
  师父的剑尖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影子。
  师父的剑尖上滴着血。
  师父的剑尖只是指着地上微摆,但师父的身法跟杀意的念向,却使得阿义狂风暴雨般的招式犹如土风舞般可笑,转瞬间已经将阿义杀了七十三次。
  师父的脸色越来越低沈,我简直不敢多看一眼。
  师父的脸一阵发白,说:“杀了干净,省得我自己动手。”
  师父的脑子坏掉了,居然想这样恶整自己的徒弟!好险我苦苦哀求……
  师父的女儿呆呆地看着师父,搔着头,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师父的女儿点点头,看着师父,说:“爸!幸好你回来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师父的女儿一边跳着血舞、一边传达着“蓝金”的话,那种妖笑的可怖模样叫我如何忘记?!
  师父的女儿用力握住师父的双手,呆呆地说:“我……我忘了。”
  师父的森然钢剑窜下台阶!
  师父的身法跟杀意令人目眩神迷,令人寒毛直竖。
  师父的身体颤抖着,继续说道:“我一边运气疗伤,一边替死去的大家挖坟,一家一个大坟,足足挖了十九天才将两村的人都给埋了,最后,我在花猫儿的坟上静静坐上一个月,唱着花猫儿最喜欢唱的情人曲儿后,才拿着剑,策马出村。”
  师父的身体簌瑟地抖着、激动着。
  师父的身体突然一震。
  师父的神色大为激动,搂着我们说道:“好!总有一天挂了他!”
  师父的声音更大,喊道:“他没可能改过!我杀了他,他还改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