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锐鼓起勇气说道:“你也应该为自己打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发现罗林斯已经清楚地知道了这边发生的事情,他顿时恍然大悟:林佳玲是罗林斯的内线。周锐经常教导属下,做销售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客户内部找到内线,没想到罗林斯这个老外也运用的炉火纯青。周锐回头看看林佳玲,她正笑呵呵地意味深长地望着自己。罗林斯详尽地询问了周锐来到北京的情况,周锐毫无保留地托盘而出,当他讲到自己被调到北京,华东被交给魏岩的时候,罗林斯摇摇头;他没有隐瞒华东地区停止下订单的事情,罗林斯听到却没有什么表情;他又谈到经信订单的销售过程,罗林斯很感兴趣地询问着细节;讲到陈明楷希望自己离开公司和签署PIP的时候,罗林斯皱起眉头。周锐知道罗林斯已经从林佳玲那里知道了大概的经过,这次有点对口供的味道,因此讲得非常客观,全部使用不褒不贬的词汇。周锐可以看见陈明楷不安地和魏岩在一起,经常用目光朝这边瞟来。
周锐发现自己满腹心事,居然忘了问对方要什么饮料,就点了两杯自己喜欢的咖啡,周锐反而沉下心思,微笑着问:“喜欢什么饮料呢?”
周锐发现自己又进入了一个敏感的题目,但是不得不回答;“猜不到,告诉我。”
周锐反驳道:“你的团队能够信任你吗?我并不想让你离开,可是你的团队已经不相信你了,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关键时刻出卖了承诺和自己的团队,他们不愿意跟你干了。如果你失去了信用,你还怎么领导这支团队呢?”
周锐反问:“你的业绩很好而且也很有能力,但是我们能相信你吗?”
周锐放下杯子,回味了一下口中的咖啡继续说:“第一类就是有钱人。这位主持人一听就着急了,因为追求她的大都是有钱人。老师没有讲大道理,而是举了一个例子,说有个著名的甜歌星去厦门开演唱会,遇到一个大款,这个大款很快就送了一套海边的别墅还有一辆保时捷跑车。歌星心中大喜,立即以身相许,和这个大款住在一起了。但是这位歌星怎么样也没想到这位大款是个大走私犯的侄子,自己也参与到走私里面,最后东窗事发亡命天涯了。这位歌星也弄得灰头土脸,演唱事业受了打击一蹶不振了。”
周锐放下电话看着王莉说道:“死人活了。”
周锐分辨道:“没买过,可是那能怪我吗?我的工资直接就进信用卡了。信用卡你那里,你要买自己买吗。我给你买的,你又不一定喜欢,再说我给你买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周锐感到了诡异并意识到了近在眼前的危机,却不知道危机来自哪里。陈明楷去上海出差,但为什么杨露会和他一起出现在北京呢?而且没有打电话给自己,这更加反常。当周锐到上海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刚加入公司的大大的纯真的眼睛的女孩。周锐对她没有任何保留,将自己的销售的体会和技巧都一一告诉她,在心里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徒弟。刚上海地区需要一个销售主管的时候,虽然方威的业绩比杨露好,周锐推荐了杨露,而不是方威。周锐的目光盯着杨露,杨露冰冷的目光却在周锐前一滑而过,没有丝毫停滞。
周锐感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背对着骆伽说道:“伽伽?又是你吧?”
周锐感激地看着林佳玲由衷地说:“谢谢你。没有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周锐感觉到骆笳的身体挤在自己身上,口鼻之中都是骆笳身上独有的香味,恍然回到了从前。心中突然惊醒,骆笳固然还是以前的骆笳,可是自己却不是以前的自己,他轻轻将骆笳的身体板直,让她靠在座椅上,换来的却是骆笳的幽怨的目光。
周锐感觉到自己的怒火开始从身体内部开始升腾,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它,周锐试图缓和情绪,吸了一口气,缓慢地说:“为什么?”
周锐高兴地说道:“既然来了就不是偷学,欢迎啊。”
周锐高兴起来,连声称好的同时注意到肖龙带来了一个李朝东手下的销售人员,看着眼熟却不知道名字。肖龙立即解释:“田田听说咱们老在一起喝咖啡特别嘴馋,想来凑凑热闹。”
周锐告诫自己尽量讲述事实不要假设,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做出推断:“他曾经业绩很好,所以他的能力应该可以胜任,至于为什么他的业绩急转直下,他没有向我说,我想应该是态度的问题。” 
周锐跟在方威的身后登上飞机之后找到座位。起飞后就可以拿出笔记本电脑来做演示文件了,他今天下午就要用这个文件汇报华东地区的销售情况。
周锐跟着林佳玲第三次来到咖啡厅,替自己和对方点了咖啡拿回座位,林佳玲却板着脸摇摇头:“我不喝咖啡。”
周锐鼓起勇气说道:“你也应该为自己打算了,人都需要有个家的。”
周锐故意大声笑着说:“你说得对,就是请总理帮忙说服刘丰了。”
周锐哈哈笑了一下说:“这又不违反版权,先这么叫吧。你们知道为什么要有六式吗?”周锐不等回答继续说:“无论做什么产品的销售,客户的采购只有六个关键的因素:情报、客户的需求、产品的价值、客户关系、价格以及客户使用后的体验。我们销售人员首先要建立关系,然后才能挖掘需求,接着有针对性地介绍价值,等客户接受之后进行价格谈判,最后通过服务让客户满意。这就是销售的最基本的六式。只要掌握了这六式,一般的对手就不在话下。”
周锐还是不放心:“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些资料?”
周锐还是不解:“你公布有什么用啊?你要想清楚啊,你大闹婚礼就捅了马蜂窝了,你非被保安抓走不可。你想想,你自己会有什么结果?人家不是照样结婚吗?”
周锐还是不明白:“和我有什么关系?”
周锐还是站着没动,指着自己的鞋说:“太贵了,能买我这样的几十双鞋吧?”
周锐含笑不语当做默认,林佳玲看出他有难言之隐,站起来解围说:“这最好还是要方威自己说。他在哪呢?我怎么一天都没有看见他。肖龙,这几天你们天天混在一起,你知道吗?”
周锐好奇问道;“什么感觉?”
周锐喝着啤酒说:“对,这个季度是最难的季度。我已经开始物色新人了,我打算尽快将他们招进来,让他们在下个季度前参加新员工培训,只要能挺过这个季度,下个季度有了生力军,形势就好多了,当然前提是要把他们带出来。”
周锐和崔芸看了一下,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兴奋,在上海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项目,毕竟只要在北京的总部才可能有这样的手笔。周锐感觉陈刚并不完全了解整体的情况就转移了话题:“我们一会儿要见涂主任,能给我介绍一下他的情况吗?各方面的都可以。”
周锐和方威对视着,阅读着他的表情,判断着出他的态度不可动摇,再次问道:“你确定这样做吗?”
周锐很喜欢这样的气氛,尽力让自己感受并融入这种亲密朋友之间的,而不是拜访客户的那种客套。
周锐忽然发现在这个组织结构之中竟然没有自己,他抬头看着陈明楷,陈明楷也在看着他,缓缓说道:“其他人负责的区域没有变化。周锐,你不用出席以后的每周业绩会议了,你直接向魏岩汇报,他会代表你的。”
周锐忽然发现自己记错了,继续大声说:“再不开门我打110了。”
周锐缓慢抽回手掌:“真的能吗?”
周锐缓慢说道:“我知道方威做了什么,因此我知道这个订单必有变故,即使合同签了,方威也能将这个订单翻回来。”
周锐回答:“错。还是方威你自己说吧。”
周锐回答:“对。那时没有内线,我就不知道如何下手。见了你的那个同学之后,就从他们嘴里全面、完整清晰地收集资料。首先是相关产品的使用情况,然后了解客户的组织结构,将和销售相关的人都挑出来,接着掌握关键客户的个人资料,最后掌握竞争对手在这个客户内部的活动情况。”
周锐回答:“对。这位老师一讲完,主持人就发现追求自己大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